全职周黄周
喵包

[周黄]Collecting a cat

一发完结~

最近玩的小游戏好萌,忍不住写了个小短篇。

还是短篇好……


Collecting a cat

 

周泽楷最开始注意到这款游戏,是有天晚上选手群里面苏沐橙发了一张手机游戏的截图,色彩鲜艳构图简单主题鲜明——一个日式庭院里窝着十来只各种毛色的猫咪。

 

图后配了一句话:“数数有多少只猫~”

 

周泽楷好奇地点开了大图,认真地数了数,眼尖注意到暖被下面偷偷露出了两条猫尾巴,但又感觉完全不像是考眼力的游戏。等他退回到聊天界面,群里面已经刷了上百条信息。

 

为数不多的女选手全都被炸了出来,相似的图刷了一排,似乎近期都在玩同一款游戏,说着各种“好萌好萌”,这只很萌,那只也很萌,“暖炉四猫图”“EX架六猫”“十四猫盛况”等等。戴妍琦还秀了一通她的猫咪,名字全被她改成了雷霆战队的队员,连训练营的都没放过。

 

荣耀选手群少有的充满了萌系的少女气息,男选手们几乎完全插不上话,基本被一致忽略。

 

摸不清状况的周泽楷发了个“?”

 

苏沐橙回应:“哦小周有兴趣吗?”

 

“喂喂苏妹子太不厚道了吧差别待遇双重标准!!为什么我问了几遍是什么游戏没人理周泽楷发一个问号你秒回!”——来自愤怒的黄少天。

 

苏沐橙:“因为你前面废话太多了没看到你的问题。”

 

“我的评论明明条条到位,这种养成的游戏本少玩得多了去了,分分钟各种图鉴全收集!”

 

苏沐橙:“完全没法聊[望天]”

 

戴妍琦:“没法聊+1”

 

周泽楷:“什么游戏?”

 

楚云秀甩了一张APP商城的截图。

 

黄少天:“……………………………………………………”

 

下面刷了整整齐齐一排嘲笑。

 

 

似乎聊得尽兴了,加上时间也比较晚,接下来女选手们没有再继续这个游戏,群里面一时安静了下来。周泽楷等了一会没什么动静,想了想拿起手机搜索起来。

 

游戏本身似乎比他想象的更为简单,背景是一个院子,玩家可以用小鱼干买各种猫咪道具和猫食物,吸引猫咪过来玩,玩完之后留下小鱼干,继续用来换道具。

 

一二三,简单粗暴。

 

周泽楷看着抱着一个粉色球滚动的系统自带的白色猫咪,用手指戳了戳,再次确定没有其他效果,默默地退出游戏回到了主页面,多少理解到女选手们那句“没法聊”。

 

他去洗了个澡刷了个牙,擦着头发拿起手机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个新下载的游戏图标,还没有归到任何一个分类里面。神使鬼差的手指一滑,又点了开来。

 

原先那个白色的猫咪已经不见了,空荡荡的小院子里积了些雪,只剩下系统必须买的粉红色的球,一个他自己买的棒球,还有一个米黄色的圆垫子。

 

而那个垫子里,窝着一只猫。

 

买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那块垫子其实非常软。那只猫有一大半身体陷在了里面,只露出了两只尖耳朵,头顶以及背部有着浅黄色的毛和深黄色的纹路,还能看到一点点肚子上的白毛。

 

周泽楷愣愣地盯了一会屏幕,手指动了动,点开左上角的系统界面,按下相机的图标,“咔嚓”拍了张照。

 

“喵~”

 

 

两天后,枪王的粉丝们炸了。

 

而且是在微博上炸的。

 

荣耀职业选手们都有各自的微博,每个战队也有官方微博,平时发发消息互动互动做个小宣传都能掀起粉丝群的热烈响应。

 

每个选手的微博都是由本人管理,这个习惯从荣耀最初便沿袭至今。虽然周泽楷在出道的时候,战队内部认真地商讨过是否要让经理代为管理,不过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粉丝总有一天会知道这个脸帅技术好的家伙是个彻彻底底的无口。

 

好在虽然轮回的枪王是个无口,但还是很多粉丝都狂热地认为他脸帅技术好。

 

于是周泽楷依旧自己打理着自己的微博。

 

关注所有的选手和荣耀相关的微博,给不同的人分类,写备注,同个战队的队友,同期的,前辈,后辈,不怎么认识的,以及某某某。

 

每天定时刷一刷,偶尔转一条,心情好的时候转发加上一个表情或者一到三个字不等。

 

OVER。

 

即使如此,照样有广大粉丝转发评论点赞,条条不落。

 

 

而在这一天早上,周泽楷的微博(官方认证)中出现了首条原创微博——一张图。

 

那是一张最近在微博上颇有热度的游戏的截图。主题为各类猫咪在玩各种猫玩具。

 

还配了字,以及表情:可爱[愉快]

 

理所当然的,枪王的粉丝们炸了。

 

 

事情还没完。

 

在这个纪念日当天的晚饭时分,出现了第二条原创微博。

 

还是一张图。

 

同样的背景,不同的道具,以及N只猫。

 

枪王题字:躲猫猫~

 

事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随后的日子里,基本上每天周泽楷都会在微博发图,向来惜字如金的枪王还给每张图都配了感想。

 

今天是“不理人”,明天是“磨爪子”,后天是“藏起来了”——还是相当稀有的四个字。

 

每条微博都得到了狂热的追捧,热度分毫不减,联盟的女选手们也纷纷转发点赞,连带着这个小游戏也跟着火了一把。

 

没过多久,有细心的粉丝发现,枪王发的截图中道具时常更新,猫的种类和数量每次也各不相同,但似乎有一只猫每张图都在。

 

一只黄色条纹白色肚子的猫咪。

 

而且那只猫每次出现,都正好对应了周泽楷的说明。像是“不理人”是一张背影,“磨爪子”是在挠着一个木桩,“藏起来了”则是整个脑袋躲进了管道里,露出了屁股和尾巴。

 

这种想法有一天得到了证实。

 

那一天的图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庭院,摆满了形形色色的高档的猫玩具,食盒中是满满的高级猫罐头。

 

但那些道具都安静地放置着,没有得到任何光顾,院子里宁静而空旷。整张图只有一只猫,是那只特别的猫咪,它的四肢舒展,躺在庭院的暖炉旁边,眯着眼睛,非常舒服放松的模样。

 

图的主题是:“睡着了……”

 

 

枪王大大每日一更的状态持续了大半个月,在第三周的周末,微博的主人迎来了一名意外的访客。

 

现实生活中的访客。微博中备注为某某某的那个家伙。

 

在某某某之前,是熟人,再之前,是话有些多的前辈,而现在呢,是会约在酒店见面的,那种关系的某某某。

 

虽然这个周末既不是两队比赛的日子,也不是什么特殊的节日,但人来了还是着实让周泽楷惊喜了一把。

 

许久未见,两人坐在床上聊了一会——主要是周泽楷听对方聊了一会,然后腼腆的枪王大大有些忍不住了,动了动胳膊,握住对方放在床上的手。

 

对方瞬间秒懂,立刻进行了回应——停下话题,凑上前啵了一个。

 

接着又啵了一个,唇贴着唇基本上没有再分开,不安分的手攀上肩膀,来势汹汹地把枪王大大按倒在床上。

 

立刻进入主题的节奏让周泽楷涌起三分羞涩七分激动,他闭着眼安心投入这个绵长的吻,感受到对方吻着吻着便压在他身上,沉甸甸的。

 

他摸索着去扯对方的衣服,却感到身上的压力变化,亲吻也停了下来,他睁眼,看到自己的交往对象——话很多的前辈——黄少天直起了上身,臀部压在他的小腹上,手里抓着他刚才放在床头的手机。

 

黄少天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说:“你是不是该解释些什么东西呀,枪王大大?”

 

“?”周泽楷困惑地眨了眨眼,下一刻手机屏幕竖在他眼前,他适应了一会才看清上面显示的东西——是他自己的微博主页。

 

周泽楷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黄少天,依旧一头雾水的模样。

 

“你以前不是从来不发微博的吗,最近怎么啦,转性了?这种一点操作性也没有的游戏有那么好玩吗,还是苏妹子她们喜欢你也跟着玩啊。”黄少天晃着手机,说个不停,“而且以前从没见你发哪个游戏截图啊什么的,连荣耀都没有,所以说是为什么?我很好奇,非常好奇,好奇得特地飞过来了,来来来快解释一下。”

 

他瞪着眼,低着脑袋盯着周泽楷,一副不给他解释清楚就维持这个姿势耗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周泽楷当然不能维持这个姿势到天荒地老,恋人的屁股正压着他的肚子啊。于是他抿了抿唇,憋出一句话:“因为,很可爱。”

 

“游戏很可爱?还是那些猫很可爱?好你点头了所以是猫,那么是所有的猫都很可爱还是有哪只你特别喜欢觉得那一只很可爱?”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有节奏地晃着脑袋,周泽楷被绕得有点晕,只觉得压在自己身上这个最可爱。

 

“嗯。”周泽楷最后应了一声。

 

“嗯,嗯嗯,所以结论就是,你觉得这个游戏里面有只猫特别可爱你特别喜欢,每天都要看一下这只猫在不在,特别巧的是这只猫每天都会出现,还会玩不同的玩具摆不同的pose,把你萌得不要不要的,天天在微博上po图,是这个节奏没错吧!”

 

虽然大致上是这样没错,但被黄少天这样说周泽楷感到耻度有些爆,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啊啊啊你还脸红了,我去!好吧我现在是彻底明白了。怎么办,周泽楷周泽楷,”黄少天喊了两遍他的名字,“虽然吧那只是一款游戏,风格还跟简笔画一样,动态也就那么几个,那只猫呢也是简简单单的,还不是特别款,跟其他普通的猫一个模型,就是颜色不一样。可是你却那么喜欢,而且还告诉全天下的人你那么喜欢。我开始还觉得很好玩,你看到我的转发了吗?说你竟然有发微博的一天。不过啊——”

 

黄少天打了个顿,俯下身,双手撑在恋人的脑袋两边,眯起了眼睛。

 

“现在我特别在意,没法控制的在意,我不想看到你再发这种微博了。”

 

周泽楷有些惊讶,但黄少天的表情很认真,面对面的时候他总是能分辨出黄少天什么时候是在开玩笑,什么时候是认真的。他是真的不喜欢他发的微博。

 

他的大脑快速地梳理着黄少天刚才说的话,那些话太多了他得好好想一想。

 

当周泽楷眼中的惊讶褪去,他抬起手摸着恋人脸,露出了一个笑:“好。”

 

顿了顿他补充,“不发了。”

 

黄少天安静地看了他一会,表情放松下来,重新直起身体,勾起嘴角:“OK,很好。好啦,现在你已经满足了我的好奇心,我这次的目的达成啦,接下来我也可以满足一下你的愿望,所以现在你想要什么呢,枪王大大?”

 

话音的结尾声线愉快地上扬起来,仿佛先前那一刻的不高兴从未存在,黄少天还动了动,蹭了一下周泽楷的小腹。

 

周泽楷握住他的手,满眼柔情,却说:“等一下。”

 

他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一个猫咪的图标,递给黄少天。

 

看到屏幕的一瞬间黄少天露出些不满:“怎么啦这个游戏,我知道你很喜欢,你想继续玩没问题啊,不过我没啥兴趣。”

 

周泽楷撑着胳膊坐起来,搂着恋人的腰,一只手点了点屏幕,因为黄少天的到来周泽楷一直没开游戏,此刻猫盆空空的,一只猫也没有。

 

他点开猫咪图鉴,里面那些猫都被他改了名字,简单粗暴的颜色命名法,满屏的小白,灰白,黄瞳,三花……

 

翻过一页,出现了那只熟悉的黄色猫咪,封面是那张睡着的照片。然后黄少天看到了周泽楷给那只猫起的名字。

 

周泽楷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恋人表情变得僵硬起来,搂着的身体也僵僵的,好半晌黄少天才解了冻,朝周泽楷偏了偏脑袋,眼睛还盯着屏幕。

 

“喂周泽唔——!”

 

“哈、等一下,我说唔唔唔——!”

 

不是刚刚才说好要满足他的吗,周泽楷愉快地行使着自己的权利。

 

 

一个小时后,黄少天穿着睡袍,趴在床上戳周泽楷的手机,他买了一堆高级猫罐头喂猫,反正周泽楷这个土豪早就所有图鉴全收集完毕,小黄鱼堆成山。

 

“我总觉得我也不是很惊讶,你这家伙真是闷骚得不行啦啊。”

 

“开心?”

 

“谁开心了,这种傻猫哪点像我!”

 

“不傻。”周泽楷凑过去,亲了亲对方还有些湿润的头发。

 

他第一眼看到那只猫窝在软垫里,油然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想起也有这样一个人,天气冷的时候,整个脑袋缩在软软的被子里面,只露出头顶上的深棕色的软发……就像这只猫。

 

每天都会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姿势也是各种各样,喜欢玩球,喜欢挠东西,动来动去上蹿下跳,睡觉的时候舒展开身体,表情就像是做了美梦一样。

 

周泽楷相信一见钟情。那并不是指第一眼见到,而是当对一个人有了感情的时候,那个人就会变得不一样,特别特别的不一样,独立于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是最特别的存在。连带着能让他想到那个人的任何事物,都会沾染上他那无法抑制的情感。

 

 

“不过我还是不喜欢你发微博。”黄少天依旧在说个不停,“你已经答应了不发的啊。”

 

“嗯。”

 

“对了,其实我之前也玩了一阵子这款游戏,就那天群里面讨论了之后,我就去下了。”黄少天似乎漫不经心地说,“其实这游戏火呢,也有一定的道理,你应该有印象里面有只暹罗吧,就是白色的身体,四肢尾巴耳朵都是灰的,嘴巴也是灰的像是长了一圈胡子。”

 

“嗯。”

 

“那只猫特别懒,要么在睡觉,要么窝着,要么坐着,一看就不爱动。”

 

“嗯?”

 

“后来我买了个猫抓板,结果他好像很喜欢,经常能看到他翘着屁股在那里磨爪子。”

 

“我就是觉得吧,那只还挺可爱的。”

 

说到这,黄少天扭过头,对自家恋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挨在一起接了个吻。

 

他没说他也给那只猫起了个名字。

 

 

END


©噪音的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