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周黄周
喵包

[周黄]House (上)

周黄日加了一天班,码个傻白甜小短篇(的一半)。




 




House




(上)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很昏暗,窗帘紧闭,他盯着旁边的枕头恍惚了一会,才意识到现在正在自己的家里。这张床上的用品都是他亲自挑的,一眼就能认出来。




 




说是他的家,并不是和父母一起住的地方,而是在同一座城市、几年前用自己的工资买下的几个房产之一。这是大多数身价不错的电竞职业选手会选择的一种理财方式,投资房产出租,平时不用怎么操心,退役之后还能有稳定的租金收入。周泽楷的房产几套都在市中心,中等户型,容易出租也容易卖,价格只升不降。唯独自己住的这一套在S市偏离主干道的住宅小区,小区旁边临着公园,有山丘和水塘,安静平和。




 




周泽楷不常待在这里。大部分时间他睡在轮回俱乐部的宿舍,有时候会和父母聚一聚,周末经常还要去客场比赛。这个房子装修好后他雇了个阿姨,定期来打扫,通通风透透光。时不时周泽楷会搬些物品进来,但过夜的情况却一个月都难得一次,每次都是黄少天来了S市,才会两个人一起在这里住上个一两天。




 




而今天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周泽楷一人。黄少天有时会醒得比他早,但往往不是直接把他弄醒,就是窝在被子里玩手机,没有哪次像今天这样。




于是在简单洗漱后,周泽楷开始搜索房间。




 




黄少天不在主卧室。不在洗手间。不在客房。不在书房。不在游戏室。不在健身房。不在餐厅。




这个在自己屋子里寻找黄少天的游戏周泽楷一点也不喜欢,特别是在气压和气温都很低的清晨。




最终在周泽楷开始嫌弃住所太大的时候,从昏暗的客厅透出的光引导了他,然后发现沙发后露出的半个毛绒绒的脑袋。




 




被找到的时候黄少天正裹着一个毛绒绒的毯子缩在沙发一角,怀里揣了个平板电脑,低着脑袋带着耳机沉浸在视频画面里,一只手扶着一只大碗,碗里有吃剩的麦片。电子光照亮了一部分脸,嘴角勾起了的弧度有些微妙。他很快发现了周泽楷的靠近。




 




“早上好啊周泽楷!你就穿一件睡衣不冷吗?虽然你这儿有暖气不过我还是觉得冷爆了!对了锅里有牛奶煮麦片,应该还是温的,你可以热热。或者说你想吃其他的?冰箱我翻过了就只有鸡蛋,不过柜子还有面,你要是特别想吃的话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煮一碗,不过不保证味道的啊。”




黄少天的视线随着周泽楷的移动转了半圈,看着对方一声不吭地靠近,一屁股坐下,本来沙发又长又宽敞,但周泽楷偏偏坐到了同一边角落,还一个劲往里面挤。




“哎哎哎你是冷吗?觉得冷就去加衣服,别挤别挤让我挪挪。”黄少天把碗放到茶几上,护着电脑往前缩,背后腾出了一块,还好心地扯一半的毯子分出去。




然而周泽楷往后挪了,周泽楷把脚抬起来了,周泽楷悉悉索索地转了四分之一个圈,周泽楷把长腿一边一只塞进了毯子里,周泽楷从后面抱住了黄少天。




 




完成了这一切的屋主把下巴垫在肩窝,吐出一个字:“冷。”




冷个屁啊明明体温比我还高!黄少天在心底翻了个白眼,但不得不说恋人偶尔撒娇的行为还是相当受用,人形暖炉也正合他意,他靠得舒舒服服。




“你不饿吗,先吃点什么呗,或者喝点牛奶啊豆奶也行,垫垫肚子。”黄少天斜着身子伸手拉开茶几下面的小抽屉,里面有些巧克力和饼干一类的零食,还有盒装的豆奶和柠檬茶。每次来这里黄少天都觉得这位高富帅屋主实在是很会享受宅在家里的日子。




然而高富帅屋主无视了那些小零食,拿过茶几上黄少天刚刚放下的碗,挖了一勺麦片,慢慢地吃起来。还对黄少天挑了挑眉,示意对方不用管他,继续。




“……算了你喜欢吧。”黄少天拆开柠檬茶一口气喝了半盒,注意力重新回到平板的屏幕上,顺手摘下右耳的耳机朝后面晃了晃。




周泽楷塞好耳机,从后面探出脑袋,嚼着麦片含含糊糊地问,“看什么?”




“昨天晚上的全明星,正好到团体赛,高清版出得挺快,不过点评什么的你也知道就那样,随便听听。”




 




对于这个云集了荣耀最强选手的团队赛,黄少天少有的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一时客厅里只有嚼麦片的声音,等周泽楷咽下最后一口,屏幕上正好打出“荣耀”的字样,他伸长了胳膊绕过黄少天,轻轻点了一下屏幕,将进度条准确地拉回到某个时刻。




两人默默地从此看到了结束,接着周泽楷又点了点屏幕,重新拉动进度条,又放了一遍。




第三次拖进度条的时候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喂喂你还要看几遍啊,想看细节就暂停,一遍遍看是什么意思啦!”




“很精彩呀……”周泽楷的语气很无辜。




画面上是一枪穿云风衣礼帽的特写,半秒后神出鬼没的夜雨声烦会突然出现敌方身后,此刻比赛已进入后半段,他们队正处于少一个人头的劣势,而形式就在这一刻逆转。




“那当然,本剑圣可是宝刀未老!”黄少天得意洋洋地点了播放,在夜雨声烦杀出的一刻定格,“看谁还敢说我状态不佳,只要我还在打,剑圣这名号绝对不会落到微草那小子头上!就算以后我退了,那也是小卢的!”




他哼哼唧唧愤愤不平,嘴角却一直带着笑,眼中的神采半分不减,但周泽楷却忍不住收了收胳膊,把人抱得更紧了一些。




“干嘛啊你,难不成没听到我夸你不开心?不过说回来,轮回这次干嘛要搞全明星,新人你们去年就推过了,今年也没什么特别的宣传点吧。老实交代,分组的时候你是不是参了一脚,轮回和蓝雨掐得这么狠还分到了一边,而且还这么巧我俩都在团队赛里,又不是当年巅峰的时候,快说快说是不是你搞的鬼。”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问,“……开心吗?”




黄少天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开心啊,当然开心,你看我还一大早就爬起来回顾。我俩上次搭档是什么时候?去年没有,前年的全明星吧,还有世邀赛……偶尔这样搭一次感觉还不错,你还记得第一届世邀赛吧,我跟你在被关在小黑屋练搭配练得都要吐了,不过这么久了底子还没丢嘛,不错不错还跟得上本少的节奏。”




 




说到第一届世邀赛,周泽楷自然是记得清楚,要不是他们两个团队赛主力怎么也搭不到一起,叶修和喻文州也不会把他们安排在一起跟其他队员2v2、2v3甚至2v4。其实这也怪不到周泽楷头上,团队练习赛上他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判断精准战术意识也不错,周围都是各职业的顶尖好手,跟谁都能很快进入节奏,唯独遇到黄少天就有些拿不准主意。夜雨声烦会在他打得正顺的时候突然插入一脚,又在他准备跟着一起进攻的时候冲向另一侧的敌人,偏偏他还没办法及时告诉黄少天他的意图,也没办法从黄少天的刷屏中抓到对方的想法。两人的配合发挥极其不稳定,从三分钟解决战斗到三分钟输得惨烈的情况比比皆是。




世邀赛自然不能让这种不稳定的团队上场,他们只好一起练习一起检讨,最初的状态大约是这样:黄少天花了半个小时解说自己的战斗思路,周泽楷在五分钟的时候开始试图插话直到最后都未能成功,黄少天一边嫌弃一边耐着性子再讲了一遍,说到一半发现听众脑袋一点一点的睡着了。




 




好在这种情况在各种针对性训练中渐渐得到了好转,两人终于摸索出一套比较完善的沟通模式,进而很快适应了双方的战斗节奏,成为团队赛中强有力的输出组合。




当然,在这段时间内迅速发展的不只是默契,还有某些其他特别的情绪。




总而言之,在第一届世邀赛结束的时候,基本上整个国家队都知道他们两个在交往了。




 




刚开始热恋的时候两个人黏糊得很,虽然是异地,但每个月或者什么节日,其中一方就会飞到另一人所在的城市,一起待个一两天,约约会看看电影吃吃喝喝或者在酒店耍耍流氓。




那时候周泽楷还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资深宅男属性,机票买得十分勤快,算计着日程拼命挤时间,一副二十四孝好男友的模样。




在交往大半年后周泽楷买了这套房,又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慢慢装修,添置各种家具用品,再之后基本就剩下黄少天飞来S市的份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周泽楷的手段十分简单粗暴。




他说,“我想你呀。”




用上了向来是能省则省的第一人称,还加上了卖萌的语气词,黄少天十分吃这一套。




 




况且周泽楷那点小心思,黄少天又怎么会不知道。




这么大的屋子只有主卧室里有一张床,kingsize,衣柜里备用的床单整整齐齐,大写的污。屋子里各处都有小彩蛋,随手拉开的抽屉里有黄少天喜欢的小零食和饮料。衣柜里有成双成对的情侣服,黄少天还记得第一次打开的时候的震惊,最终勉强接受了睡衣和袜子,其余外套连帽衫长裤甚至内裤统统拒绝。电视柜中分门别类摆着的电影也有黄少天一贯钟爱的类型,客厅还装了幕布和投影仪,十足二人影院的效果。隔音的书房一角摆了一套家庭影院音响和麦克风,黄少天叹为观止,还没有尝试的打算。游戏室更不用说了,做成了榻榻米,柜子里各款主机从经典到最新的一应俱全,各类游戏琳琅满目,简直可以开博物馆……




当初周泽楷一脸腼腆地向他一间间介绍各个房间的时候,黄少天很想说,我也有房。但他说不出口。




最深处的房间周泽楷是最后介绍的,他犹豫了一阵子才握上门把,让黄少天十分期待——在见识了这么多房间之后,他完全想不出这间屋子还能缺什么。




而那就真的是一间空房。




房间挺大,但空荡荡的,一件家具也没有。




周泽楷看了看房间,又看了看黄少天,说,“还没想好。”




才不是没想好呢。黄少天没说,但他什么都知道。




 




TBC

©噪音的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